在霧一般的城市,零下的溫度中,一名穿著拖鞋在鐵軌上遊蕩的小孩,被迎面而來的火車撞上。

什麼樣的小孩,會在凌晨零下的夜晚裡在鐵軌上遊蕩.....

 

封面  

 

    電影講述一名美術老師經教授推荐至韓國霧津市(虛構名)的慈愛學堂,一所被教育部評選為最優秀的聾啞學校,負責教授聾啞學生美術課程。

美術老師一進到學校,就發現學校有異於一般學校的行政內規,新進教職員工必須繳交學校「教育發展基金」,以便獲得教師位置。

在上課過程中,他發現有些孩子滿臉傷痕、失魂落魄、行為怪異、態度防衛,便開口向較資深的導師請教。

「因為這些孩子的身體有缺陷,所以心也會有缺陷」導師表示。

他接連在學校內發現許多不尋常的現象。

 

    有一晚,美術老師留在教室查看學生檔案、暸解學生家庭背景,正要離去之時,卻聽到從幽暗的長廊傳來,一聲又一聲令人驚悚不已的哀鳴聲。

他循聲來到女生廁所,出聲詢問,並正要開門查看,卻被路過巡邏的學校警衛阻止。

哀鳴也嘎然停止。

「因為這裡的孩子聽不到,所以就常會發出一些聲音出來玩,因為聽不到,所以就會叫的更賣力」警衛說。

美術老師聽到聲音已經停止,值班的警衛又說男老師不方便進入女廁,只好離開。

 

    白天美術老師進到教師休息室內時,看到導師正一掌一掌的在甩男學生巴掌,猛力地將這個不到他肩膀高的孩子踹在地板上,一腳一腳的用力踢踩。

 

被揍  

 

    因為這名學生深夜帶著兩名女學生逃跑,被警察送回來,導師正在對他進行管教。無法說話的孩子只能一直沉默的被毆打,充滿瘀清傷痕的臉上、嘴角滲出血漬,稚嫩的臉上掛滿淚水,無法說話的他只能發出嗚咽的聲音。

   身為新進教職員工的美術老師只能在一旁看著,目睹這個瘦弱的孩子被情緒失控的導師邊踢邊揍,導師管教完之後,才讓孩子步履蹣跚一跛一跛的離去。

 

    傍晚美術老師正要離開學校,在一名女學生的指引之下,發現宿舍的舍監正將另一名女學生的頭壓進充滿肥皂水、正在運轉的洗衣機裡,地上有一把剪刀及散落滿地的頭髮。

    在美術老師的質問之下,女舍監表明自己的身分,並要美術老師不要多管閒事,她負責晚上的宿舍生活管理教育,白天上課的美術老師無權過問。

美術老師趕緊扶起暈倒在地上,全身濕淋淋被剪了頭髮的女學生,並且警告舍監,若她再這樣做,一定會讓她吃牢飯

 

    被送至醫院的女學生清醒後,以筆和紙向人權維護中心的工作人員託出真相,原來有好幾個孩子被校長、行政室長、導師性侵犯,不是只有女生,還有男生,而報警或逃跑的結果就是被警察送回來,並接受更多的暴力毆打。

    女學生以手語表示她看到校長在性侵另一名女學生,被校長發現後,校長對她做了個割喉的手勢,警告她,如果她說出來的話,就要殺了她,而在美術老師聽到驚悚哀鳴聲的那一晚,正是她在女廁被校長抓住、毆打性侵的那一晚。

 

人權維護中心的工作人員開始為這些孩子尋求公權力介入。

教育局表示,孩子被性侵犯是在放學後的時間,所以不歸教育局管理。

而政府福利科則表示,因慈愛學堂歸屬教育局,因此學校及學生事務不在其管轄範圍內。

而接受賄络的警察則表示:

「校長可是地方上名聲顯赫的人士,而且是霧津市教會的長老,做了很多善事,被大眾愛戴,怎麼能因為孩子幾句話,就把大人抓起來?」

沒有檢察署下達的命令,警方是無權拘捕人民的。

 

而男學生在校長室內再次被導師毆打,追問離校被安置的女學生下落,旁觀的校長還氣定神閑地請老師移地再打,怕壞了校長室的清高吧!

美術老師看到導師拿起校長的高爾夫球棒,要繼續毆打學生,終於忍不住將手上的盆栽往導師頭上砸。

 

男學生被美術老師帶到人權維護中心安置

「真的可以讓那些人受到懲罰嗎?」他問。

美術老師打著手語跟他保證「一定可以的。」

男學生遲疑了一下,遂以手語道出,導師對他及他弟弟的性侵行為。

 

老師會將他們兄弟倆帶到家中洗澡,一面洗弟弟的屁股,一面會露出無恥猥褻的神情

弟弟因身體虛弱,被性侵後常會連路都走不好

他們如果反抗的話,就會被打一整晚

弟弟在某一被性侵的夜晚裡,趁導師熟睡之時溜出門,在鐵軌上徘迴,結果就被火車撞死了

 

受害的男學生及女學生透過手語,指控校長、行政室長、導師性侵的證詞一一在新聞中被播放出來。

 

因刑事案件已經見諸媒體,司法警政單位開始動作,校長等相關加害人終於被捕,被警方拘提到案。

 

「我是信奉耶穌的人,我是教會的長老,不可能做這種事」校長被銬上手銬時極力的說。

教會弟兄姐妹也在法院門口唱詩歌、出面聲援長老,他們認為校長向來無私奉獻,委身為教會、為這些聾啞的兒童辛勤工作、充滿愛心,現今居然受到他人不誠實的指控及污衊。

 

這樁校園性侵案進入正式司法審理程序

傳喚學校警衛作證時,警衛在法庭上表示,在女學生所說被性侵那天晚上,當他巡邏時,他曾進去廁所查看,結果空無一人

女婦產科醫生提供檢驗資料,說明受害學生隱私處的傷口並不是性行為造成

而這些證詞都被明察秋毫、思慮清晰的檢察官一一提出相反的證據推翻

這兩名受害的女學相繼在庭上做證

 

法庭  

 

作証時必須陳述首次被性侵之時的年紀、被性侵次數、過程

被性侵時的痛苦及恐懼隨著回憶湧現,做證過程使得被鑑定為智能不足的女學生在法庭中尿失禁了

而另一名被鑑定為失聰、失語的女學生在法庭上,冷靜的以機智的方法,認出校長、室長這對雙胞胎兄弟中,到底誰是性侵她的校長

受害女學生的證詞明顯可信。

 

而校長等性侵加害人,則依循警方提示,找到一位部長級以上的退休法官,來進行脫罪之辯護。

依循法院內規,如果能找到一位部長級以上退休法官轉任的律師,這位律師的首次辯護案件,案件審理法官要全力使之勝訴,此內規稱為前官禮遇。

但在性侵指控證詞確鑿之下,情勢明顯對被告不利,被告律師於庭外開始進行私下協商及關說施壓。

根據南韓法律,若性侵案雙方透過私下協商,13歲以上性侵受害者的證詞將會全失效,也就是檢察官將無法針對此起性侵案提起法律告訴。

除了美術老師受到自己的教授及對方律師金錢、地位關說施壓之外

智能不足的女學生父親,受到親戚的說服而接受協商

而女舍監也對被性侵男學生家屬送錢,要求其簽下協商同意書

 

女舍監在離開時剛好碰見人權促進會的工作人員

「這位學生的奶奶,沒知識學問,可是看到錢馬上就簽下協商書了呢!自己的兒子癱瘓躺在床上,孫子又聾又啞,兒媳婦也跑了,自己的孫子還遇到這樣的事,連我都覺得上帝太過分了呢!」她苛薄惡毒地說。

 

男學生得知奶奶簽下協商書,在法律上就形同原諒對方,性侵案不會成立,也就無法將性侵他的導師繩之以法。

「因為他去求奶奶原諒,奶奶很善良,所以....」美術老師艱難的試著解釋。

被性侵的男學生崩潰痛哭

他用手語激動的說

那個殺了他弟弟、性侵他們兄弟倆的人,根本就沒來向他道歉,他還沒有原諒他

 

美術老師及人權促進會的工作人員透過受害女學生的話,在校長室找到智能不足的女學生在被性侵時的錄影帶。

兩人將這罪證確鑿的錄影帶交與檢察官,希望對性侵案情審理及訴訟有幫助。

檢察官表示會將這重要證據交與法官,勝訴彷彿在望。

 

到了終審宣判之日

法官宣判被告利用權勢之便性侵學童,犯行重大,三人分別判刑8個月、1年、1年,但法庭念在被告三人長期對社會之貢獻,全給予緩刑,並且當場釋放。

面對這樣令人愕然的結果,整個法庭喧嚷著聾啞學生家長對司法不公的忿怒、人權促進會工作人員與法警的爭執拉扯。

檢察官及法官板起專業、無私、喜怒不形於色的表情離場。

 

而被性侵的孩子透過手語翻譯知道了這場司法審判的最終結果

望著互道恭喜、得意神情溢於言表的性侵加害人被當庭釋放,只能留下無聲憤怒的眼淚

 

校長、導師、警察、律師,這群狼狽為奸、為非作歹的惡人,在卡拉ok中高歌,喝酒慶祝司法訴訟之勝利。

律師透漏勝訴的關鍵即是以前途地位收買了公訴檢察官,眾人得意、淫蕩、猥褻、忝不知恥的笑聲,充斥迴盪在空間中。

 

受害的男學生被性侵的憤怒無法平息,在司法上也無法得到公義的審判,在雨夜中,他持刀尋上性侵他及弟弟的導師,要替自己及弟弟討回公道。

導師看見男學生邊露出淫穢的笑容,邊下流猥褻的問,「是不是想要來洗澡啊?」

男學生一言不發,憤怒的將刀刺進導師的腹部,兩人在鐵軌上扭打,男學生同歸於盡的死意甚絕,不惜讓迎面疾駛而來的火車的將兩人輾斃...

 

男學生死後,憤怒的聾啞學生家屬們聚集靜坐在法院前抗議司法不公。

但這樣的靜坐抗議就像砸在法官座車上的雞蛋一樣,對整個司法體制及法官來說是毫髮無傷、不痛不養之舉。

警察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為由,開始以強勢警力及水柱驅離,美術老師抱著死去男學生的遺照,在混戰嘈雜的人群中反覆說著:

「這個孩子...聽不到聲音也不能說話,他的名字是.....請幫幫他...」

 

遺照  

 

美術老師很快的被水柱衝倒、被警察壓制在地,而男學生天真張嘴微笑的遺照也一腳被鎮暴警察踏碎

 

抗議  

 

遠遠旁觀民眾議論紛紛,還活著的兩個孩子在旁邊只能不停地哭號

 

一年後,這樁性侵案的判決抗訴仍被法院駁回....

 


 

這是發生在2000-2005年間韓國光洲仁和聾啞人士學校的真實性侵案件

電影於2011年,根據2009年南韓作家出版之同名小說「熔爐」改編上映

 

這些電影中道貌岸然、富有光明、愛心形象的慈善事業負責人

到底是擁有怎樣冷漠與扭曲的人格,以致他們可以

以殘酷的暴力行為,毆打、性侵弱小的孩子、抹殺他們純真的笑容、讓他們活在恐懼疼痛、生命受威脅的陰影之下?

司法、警政、檢調、政府行政部門的不公不義、推託卸責、貪贓枉法,更彷彿是聯手將受性侵害的孩子推向更黑暗的深淵

探究犯罪心理學,性犯罪者的人格特質是缺乏同理心、冷漠、控制慾強烈、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將受虐者的痛苦視為自我權力的展現,在拳打腳踢暴力相向之際不但無視對方的痛苦,甚至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因為「因為這些孩子的身體有缺陷,所以心也會有缺陷」

這句足見導師對這些聾啞、身心障礙孩子的歧視,冷酷無情的錯誤偏見

他並不將這些孩子視做為正常人,而是將其視為有缺陷的人,而他性侵孩子的行為是「敞開心與孩子溝通」。

他並沒有將當他被砸、被刺時,肉體所會感到的痛苦,與被他傷害的孩子身心所感受到的痛苦,理解為同一件事,他無法推己及人

當他以暴力控制孩子時,得到了權力與控制慾望的滿足

透過將孩子物化,成為他個人發洩憤怒暴力、逞其淫慾獸性的肉脔。

 

而校長與室長這對雙胞胎冒著慈善的光環,身為教會的長老,私下卻以校長職務之便,收取不當金錢、賄络員警,伺機利誘性侵身心障礙學童。

為逞獸慾,以各樣的變態手法、暴力凌虐女童,迫使其就範,如此冒上帝之名行偽善、極盡其作惡之醜陋,真可謂人神共憤。

 

魔鬼總是從小處開始誘使人逐漸墮落,使人越陷越深,享盡罪中之樂、飲鴆止渴終致無法自拔於罪惡泥沼之中。

慈愛學堂的校長從起初金錢上的貪婪、婚外情的放蕩偷歡,逐漸將罪行、罪性、情慾放縱至最大的結果,終致演變成以暴力脅迫性侵幼童。

根據暴力循環理論,充滿肢體暴力傾向的導師,可能一開始也是被他人暴力毆打、不當管教,從而習得暴力、權力、怒氣等一連串的行為模式,甚或自幼即被性侵,因此無法發展正常人際分際,冷漠缺乏同理心,視性侵男童為情慾常態,養成極為偏差扭曲的反社會性犯罪人格。

與校長有婚外情的女舍監則是慈愛學堂創辦人所收養的養女,與校長是養兄妹關係,應該也是自小失去父母的悲慘貧窮遭遇,讓她對上帝心懷恨意,再加上與校長發展的婚外情畸戀,使得她對於愛、金錢、上帝有了極為扭曲的偏差觀念。

這些弱勢中的弱勢學童,不但不幸失去可以保護呵護他們的父母、失去可以表達的聲音,在擅長鑽法律漏洞、邪惡冷漠的成人共同謀害計謀,最後連最寶貴的生命也失去了。

而在這個巨大的悲劇中,因著對國家政府、法律的信賴、對強勢警力的懼怕,一般社會民眾只能選擇主動或被動的站在旁觀者的角度

旁觀著悲劇發生

旁觀著無辜的孩子被剝削、殘害

 

這部電影以平穩的節奏,一一敘說揭露,真實發生的案件,電影上映後,卻引發南韓排山倒海的社會輿論,民意壓力之下,韓國司法界重啟這樁性侵害案件的調查,並於2011通過了一系列性侵害防制法的修訂,又名「熔爐法」。

除了對身心障礙人士及不滿13歲兒童之性暴力犯罪取消時效限制之外,也提高了量刑刑期,而在社會福利機構就職之工作人員,若對社會福利機構下之弱勢族群犯罪者,將永久不得從事相關業務。

現實生活中性侵女學生的金校長於2011年入獄服刑12年,而光洲聾啞學校目前也因資金中斷而處於停止運作狀態。

 

http://chinese.gospelherald.com/Tags/19260/

 

這世界上還有多少弱勢孩子被性虐待、性剝削,我想到各國天主教機構中,層出不窮神父性侵孩童的新聞案件。

當然還有台灣兒童性侵案件的現況:

「兒福聯盟執行長王育敏說,依照“內政部”統計,近5年來台灣遭性侵害的兒童少年人數達1萬8570人,平均每年有3714名兒少遭到性侵,其中6至12歲以下的受害總人數為2711人,未滿6歲的有1000多人,且未滿6歲的性侵被害人數,最近5年來有緩步增加趨勢。」

 

 http://global.dwnews.com/big5/news/2010-09-06/56423103.html

 

這些理當是照顧弱勢孩子的神職人員或社會福利機構人員、家長,理當是受到孩子及社會大眾信任的人士,但為何在暗夜中卻常搖身一變成為虐待孩子的性犯罪者呢?

是不是我們對於人性抱持過於樂觀的態度,而忽視縱使父母、聖人、善人也都只是凡人,也有人性墮落的本質,而我們只想看到我們所願意相信所願意看到的部份,而選擇性的不去看我們不想看的部份,為了成人彼此的利益及舒適,因此選擇包庇犯罪、姑息,使得更多的孩子受害,也許也間接的製造了更多的加害者。

「寒冷,是為了讓我們感受到其他人的溫暖。」這是整部電影的結語,也許我們所能做的不多,但如果我們不做、不將那微小的溫暖聚集起來,我想這世界將會更黑暗、更寒冷。

 

 

 

 

 

 

    文章標籤

    兒童性侵案 熔爐

    全站熱搜

    M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