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電影「密陽」講述一名因丈夫車禍意外死亡,單親媽媽申愛帶著5歲的兒子回到丈夫的故鄉秘陽展開新的人生的故事。

 

images (1)  

 

身旁的親人、小鎮秘陽的居民均不理解丈夫已死的婦人,何故還要帶著孩子回到丈夫生前的故鄉生活,也許就如申愛自己所說的,孩子和她仍然還會想念逝去的丈夫,因此只是想讓孩子在丈夫曾經生活過的故鄉長大,而對於丈夫生前似乎有不忠出軌的嫌疑,申愛在理性其情緒上也持強力否認的態度,深信這一切只是親人的誤解,丈夫一生只愛她跟孩子。

 

images (4)  images (11)  images (12)  

 

抱著想要在丈夫長大過的地方呼吸及生活的信念,申愛來到小鎮密陽,使用丈夫死後所遺留下來保險金,透過修車廠的老闆宗贊的介紹,找到住處並成立教琴的音樂教室,開始她在小鎮的新生活。

小鎮密陽一如宗贊向申愛所介紹的,跟其他地方相比並沒有甚麼不同,別的地方有的,秘陽也有,三姑六婆的背後說人、小地方慣有的流言蜚語、閒在修車廠只會看女人胸部及內褲,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

 

 下載 (1)  

 

音樂教室對街的藥局老闆娘主動找機會向申愛攀談,她和善又帶著熱心的向申愛說,藥局只能賣醫人身體的藥,而像申愛這樣可憐悲慘失去丈夫的女人,這樣的心靈破碎只有上帝能醫治,並且邀請申愛到教會聚會認識上帝,原來藥局老闆娘及其一家都是教會虔誠的基督徒,正試圖向申愛傳基督教的福音。

 

images (13)  

 

申愛忍不住問如果上帝正如藥局老闆娘所說的這樣愛她,那麼上帝的愛在哪裡?為什麼上帝會讓她遇見這種事、失去心愛的丈夫呢?

老闆娘回答,妳看在陽光裡有上帝無限的愛與智慧,一切的遭遇都是有主的美意,縱使我們當下不明白,申愛走向藥局牆上的一道陽光,端詳後說道:「我甚麼都沒看到,陽光裡甚麼都沒有,只有陽光。」

 

修車廠的老闆宗贊對申愛懷有愛意,不善言語表達的他,常以直接坦白的行動來表達對申愛的愛慕及追求之意,不管吃了多少的閉門羹或被申愛直接了當的拒絕,他總是帶著笑容出現在申愛的周圍。

一日申愛在聚餐歡唱結束後回家,看到滿屋的凌亂,並遍尋不著兒子,兒子並不是像往常那樣跟她玩躲貓貓,他真的不見了,申愛接到兀然響起的電話,她的兒子被綁架了,並且綁匪要求巨額的贖款。原來申愛曾在當天表明有意購買土地置產的消息,馬上就引來歹徒的覬覦了。

其實申愛根本沒有這麼多錢,丈夫的保險金因音樂教室的開設成本已所剩無幾,在眾人面前的誇大胡說只因自己的自卑心作祟。

接到歹徒的脅迫電話後,恐懼像網一般緊緊攫住申愛,她再也無法正常理智思考,她已經失去丈夫了,如今她剩下的只有心愛的兒子而已。

一個無助的單親媽媽在一個陌生的小鎮,沒有任何可以求助的對象,她唯一想到可能可以幫忙的宗贊,但若孩子被綁架的消息走漏,歹徒又會對孩子不利,她,一個人只能在無人的街道上徘迴哭號。

 

images (8)  

 

隔天她依照歹徒指示,將所剩無幾的現金領出,放置於歹徒指定的位置,但歹徒卻仍然未對孩子下落透露隻字片語,歹徒未再打電話來,錢也付了,孩子仍然沒消息,她只好轉向警方求助。

夕陽餘暉照耀躺在沙發上無聲流淚的申愛身上,在絕望與傷痛中她等了又等,最後等到的是警察來敲門,孩子的屍體被找到了。

申愛在警方的協助下,到一處亂草枯枝的荒野認屍,導演刻意遠鏡頭的處理,看不到申愛的表情或慘遭撕票的孩子屍體,畫面也沒有呈現出哭嚎或任何強烈的情緒表現,只有一個小小的、在荒野中顫抖的母親身影。

 歹徒很快就被逮捕了,居然是申愛小孩就讀幼兒園的司機,這位平常開著幼兒園交通車接送孩子與孩子互動親切、與申愛友善互動的人。

在警局裡申愛與這名被逮捕的司機擦肩而過,申愛卻避開了。

在兒子的火化喪禮上,申愛沒有留下一滴淚淚,面對婆家的責難,她一言不發,也無法有任何回應。

宗贊面對痛失愛子的申愛,只能默默守護著申愛,但申愛似乎想獨自承擔這份悲慟,連宗贊想陪申愛要到戶政事務所辦理死亡證明,也遭申愛拒絕,這份傷痛的重量似乎要令申愛崩潰了,申愛看到街道上福音醫治聚會的廣告布條,喪子的椎心之痛趨使申愛走進教會,也許藥局老闆娘的話在她心裡起作用了,也或許她想問問上帝,想找到一個答案。宗贊安靜默默的在申愛身尾隨,也進了教會。

 

images (5)  

 

教會中充滿了眾人對慈悲上帝醫治破碎心靈的禱告懇切祈求聲,教會裡的詩歌、牧師的祈禱,讓申愛的排山倒海的悲慟瞬間潰堤而出,申愛在上帝面前發出撕心裂肺的哭嚎,傾倒出生命中一切的痛苦,透過牧師的按手,在那一刻,在申愛深不見底的黑暗悲痛裡照進了一道溫暖的光,激動的情緒居然可以漸漸平靜下來,申愛感受到上帝的愛與安慰就真實的降臨在她的心中。

 

images  

 

申愛在教會及基督福音信仰中重生了,她感受到上帝對她的愛與安慰,內心充滿對上帝的愛與感謝,她的臉發出喜樂的光芒,從來沒出現過的甜美笑意出現在眼邊嘴角,她整個人煥然一新。她開始穩定參加教會聚會及查經班,她覺得她就像跟上帝在談戀愛一樣。在信仰的力量下,她相信她所遭遇的一切事都有上帝的美意。

在一次為申愛慶生的聚會中,申愛表示想去監獄探訪那位將她兒子綁架並殺害的司機,她願意向他表示原諒之意,因為上帝也要我們饒恕人,並將這饒恕及赦罪的福音傳給他。教會牧師及弟兄姊妹都為申愛禱告,也十分肯定申愛對信仰的回應。只有宗贊表達憂慮擔心之意,他對申愛說:

「妳原諒他不一定要跟他見面嘛,妳又不是聖人。」

但在申愛的堅持下,他只好仍然繼續扮演忠心接送、尾隨守護的角色。

申愛緊張於即將在獄中與凶手會面的時間,她順手摘了花要送給這名早已熟識的受刑人,她預計將會看到面容枯槁、被罪惡感折磨的臉孔,而在冰冷的獄中不容易看到花,她想為對方帶來充滿生命力的美好祝福與信息。

 

images (9)  

 

在會面中她慢慢正眼端詳這名受刑人,她發現他的氣色看起來很好,這名受刑人向她道歉,並表示自己在獄中已經懺悔接受福音信主,主已經赦免他這個滿身罪惡的人,因此他的罪污已被洗盡,可以好好吃飯及睡覺,如今他的心裡已重獲平安與喜樂,「真是感謝主」他說

  

「你是說,在我來這裡原諒你以前,上帝已經原諒你了嗎?就是在我還沒有原諒你以前,上帝就原諒你了嗎?」

申愛不可置信喃喃的說。

「是的,上帝已經原諒我了。」

「上帝怎麼可以在我原諒他之前,就先原諒他了呢?」申愛失魂般地步出監獄

她所聽到的事實對她的衝擊太大,在陽光下她昏厥了過去。

被送進醫院的申愛醒來後拒絕見到任何教會人士,牧師趕到醫院得知消息後,呼籲弟兄姊妹為申愛禱告。

「要活出主的旨意真不容易呢」他說。

 

申愛對上帝憤怒不已,她開始出現許多洩憤的行為,她到安靜的教會大聲拍打桌子抗議,到唱片行偷竊唱片,她做這一切是要給上帝看,她潛進戶外佈道大會播放流行音樂諷刺信仰真理、中斷擾亂聚會進行。

她的胸口不再充滿平安喜樂,一陣陣的劇痛又出現了。

她進到藥局勾引當初傳福音給她,後來與她一同聚會姊妹的老公-藥局的老闆,他同時也是教會的牧師。

牧師面對申愛的媚眼引誘把持不住,遂開車將申愛載至無人的野外進行偷歡,申愛光天化日之下躺在草地上與這個男人接吻、愛撫,男人沉浸於肉體迷亂中,而申愛卻眼睛直直的望向天空。

 

images (7)  

 

「祢看到了吧」她喃喃的說。

 

「我們這樣做是不對的,上帝正在看呢。」也許是這句像囈語般的話讓牧師頓時清醒,牧師起身穿上褪去的長褲,懊悔愧疚的對申愛說。

 

教會的弟兄姊妹聚集要為申愛通霄禱告,包括藥局的老闆及老闆娘也在內,不知情的藥局老闆娘正稀奇丈夫今天居然把帶領聚會的權利交給她,申愛在室外看見這一幕,拿起石頭砸破了窗戶玻璃。

計謀沒有得逞的申愛,喝得醉醺醺去找宗贊,想要故技重施,正被申愛放鴿子的宗贊看到一向拒絕他的申愛居然有此脫序現象,一向和顏悅色的他忍不住向申愛發了頓脾氣,要申愛振作點,申愛發了瘋似的在街上怒吼叫囂,過去在家庭成長過程中的痛苦回憶及被性騷擾的陰暗記憶又全部湧現

牧師帶領了一群弟兄姊妹至申愛家探訪,要為申愛禱告,祈求上帝賜下力量給申愛,讓申愛能重新找回信仰與力量,禱告中申愛斷然拒絕,憤怒的請眾人離開,她的情緒已瀕臨崩潰點。

申愛會在半夜被夢靨驚醒,開始出現幻聽與幻覺的現象,她不斷的聽到綁匪撥來的電話鈴聲,接到勒贖的要求,一再地重複經歷孩子被綁架的驚恐、孩子被撕票悲痛逾恆的感受。

她試圖冷靜情緒,進行一般生活作息,她安靜的以水果刀慢慢的將蘋果削皮切塊,她再一次的抬頭望向看不見的上帝,她將水果刀切向自己的手腕,她要上帝看著她自殘。

人內心極大的痛苦無法宣洩,終至演變成自殘的行為,申愛的精神開始出現很大的問題,她無法從傷痛中走出,她帶著劃開的手腕在冰天雪裡走著,像個在惡夢中醒不過來的人一樣。

她的自殘並沒有結束她的痛苦與生命,最終她被送至療養院靜養。

 

這段申愛到療養院的日子,宗贊仍持續的到教會聚會,也許一開始是因為申愛的關係,但後來宗贊也逐漸在信仰中找到安定的力量,隨著時間過去,到了申愛出院那天,宗贊捧著花來接申愛。

申愛看起來平靜很多,穿著宗贊為她選的新衣服,坐上宗贊的車,她想去剪個頭髮。

宗贊將申愛帶到理髮店,出來一位年輕的美髮師,是那名殺死自己兒子的司機的女兒,當初就是透過她在申愛家門口鬼祟探望的可疑行蹤才使得警方得以快速破案的,那女孩懷著對申愛的愧疚,開始幫申愛剪髮,申愛問她怎麼沒上學,她回答自己因為進出少年觀護所,所以中斷了學業,愧疚感使得她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她為她的父親向申愛道歉,申愛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奪門而出。

「為什麼是今天呢?在我出院的這一天?」她眼睛看向天空。

她心裡仍然知道有神,沒有一件事不是出於神的安排,她知道這一天與這個女孩的相遇並不是偶然。

她回到家,拿起剪刀要修剪被剪了一半的頭髮,宗贊為她扶著鏡子,剪落的髮絲隨著風被吹散到泥地角落,滾落在有狗尾草影子、夕陽餘光照耀在廢棄塑膠罐子的泥地上。

images (3)  


 

 

這部電影中文片名翻為密陽,英文片名是secret sunshine,秘密的陽光,若單就字面上直譯的意義來想,實在有點難理解導演李滄東所想要說的話。
以整部電影所要傳達的主題,翻成陽光裡(下)的秘密(或奧秘)還比較適當。
 
有人在陽光裡看不到任何東西,只看得到陽光,有人在陽光裡看到上帝的慈愛,陽光下每件事物的發生都是上帝美好的心意與帶領。
 
不諱言的,人有時也會感覺到,在上帝的旨意下,有些事件的發生常常使人充滿疑惑,上帝這些作為背後的目的,就像是向人隱藏的秘密一樣。
 
在基督教正統的看法裡,神是完全慈愛公義的神,祂對人的心意是純全良善的,向人所懷的意念是賜福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對人有無限的憐憫慈悲,是全然聖潔的神。
為什麼神容讓惡人作惡,讓無辜的人受害,為什麼這個可憐的女人除了失去丈夫之外,還要失去她的兒子,無辜的小孩為何要被殺掉,像這類的問題並不在這部電影所要討論的範圍裡。
 
這部電影的導演,以彷彿紀錄片的敘事方式,述說一位單親媽媽遭遇兒子被綁票及撕票的極大痛苦與不幸,在電影中他並不試圖闡述綁票事件發生的可能緣由,不去歸咎媽媽申愛誇大其詞招惹過端,不去探究犯罪者的犯罪心理動機。
他只是中立的去陳述一個被害者家屬與加害者之間的心理關係,去探討當人被另一個人得罪,深深傷害之後,兩者之間是否真實存在著饒恕的可能性。
 
 
 
在基督教信仰及聖經的教導裡,有許多教導信徒饒恕他人的經文:
 
太18:35你們各人若不從心裏饒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
 
可11:25你們站著禱告的時候,若想起有人得罪你們,就當饒恕他,好叫你們在天上的父也饒恕你們的過犯。
 
可11:26你們若不饒恕人,你們在天上的父也不饒恕你們的過犯。(有古卷無此節)
 
太 7:1-5 
「你們不要論斷人,就不被論斷;你們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你們要饒恕人,就必蒙饒恕(饒恕:原文是釋放)
 
路17:3你們要謹慎!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勸戒他;他若懊悔,就饒恕他。
 
路17:4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又七次回轉,說:『我懊悔了』,你總要饒恕他。
 
弗4:32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 神在基督裏饒恕了你們一樣。
 
西3:13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
 
 
饒恕別人簡單嗎?饒恕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嗎?
其實對於非基督徒而言,實在是很難理解報章雜誌裡所敘述,被害者家屬因為基督信仰而能夠饒恕加害者的故事。
基督徒原諒姦殺自己女兒妻子的兇手、基督徒原諒開車撞死自己妻兒的兇手、基督徒原諒因強盜而殺死自己兒子的人。
妻子因著上帝的大能原諒出軌的丈夫,或許在非基督徒的世界裡還有可能理解或有類似的情節,但如何能夠原諒殺了自己最心愛的人的兇手?
如果兇手沒有一點悔意,如果兇手逍遙法外,原諒談何容易?
 
而人與人之間因為罪惡所產生的仇恨,舊約聖經上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以傷還傷(出 21:24  利 24:20 申 19:21),看來這是非常公平,嚴格,也很看重受害者人權的律法。
那為什麼在新約律法中,耶穌已經不再講以眼還眼了呢?
 
 
馬太福音
5:38「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5:39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
5:40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裏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
 
在新約聖經中要求信徒要像天父一樣完全,因為上帝降雨給義人,也將雨給惡人,耶穌反倒要信徒愛仇敵,不要與惡人做對。
 
難道耶穌這位神的兒子,輕看所有受害者的生命,反倒更看重加害者的權益,允許惡人為非作歹了嗎?神的聖潔公義及慈愛如何能兩全?我們又該如何理解這樣一位超乎我們認知範圍的神呢?假若神對加害人慈愛而不懲罰,不就是對被害人沒有慈愛了嗎?
 
在上帝的律法中,犯了一條就等於是在全部的律法上都犯了,在耶穌基督道成肉身降世為人,為世人的過犯受死代贖之前,依照聖經舊約律法,人與神之間因罪惡所產生的鴻溝,需要倚靠每年獻各式各樣的牲畜之祭來獲得赦免,因為罪的工價就是死,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
 
在基督教的教導中,基督徒之所以能原諒,是因為上帝透過耶穌基督的受死代償而赦免我們所有的罪,上帝把我們欠祂的都免了,信徒豈能揪著別人的脖子不放呢?因此基督徒沒有理由不去原諒得罪我們的人。
 
 
假若這人間陽光底下所發生的一切不公不義殺戮流血,一切令人困惑的事情,沒有死後靈魂的審判來做結,基督徒將會找不到任何可以說服自己的答案。經上說,人人皆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
 
基督徒在這個罪惡的世界,能夠原諒得罪我們的人,甚或能原諒弒親之兇手,不在於基督徒比別人更偉大,更超凡入聖,而是因為相信這位完全聖潔公義的上帝已經赦免了我們的罪,相信未來有天堂,相信有地獄永遠的火,相信這位全能者將會做出天地間最完全最終的審判。
 
因此在現世,基督徒學習將審判權了交給了上帝,將求償權放在十字架前。
 
饒恕原文或作釋放,釋放別人,釋放得罪我們的人。
 
 
密陽裡的申愛一開始能饒恕或說願意饒恕殺害她兒子的兇手,也是因為她感受到上帝對她的愛及救贖,這愛促使她願意照著聖經的教導去做。
 
但當她看到兇手竟然已經脫離罪惡感,在獄中吃得好睡得好滿口感謝神的時候,相信她深深地實際感受到錯愕,上帝連這樣十惡不赦的人也可以赦免,就在我能赦免他之前上帝就已經赦免了,那我的兒子算什麼?我的痛苦算什麼?
 
 
赦免及饒恕是聖靈的果子,而不是規條。對於聖經中所有真正的美德,人就像是在水中溺水的人一樣無能為力,需要上帝超自然的力量介入,將我們從水中拉出來,而非像一些神秘主義者利用自我暗示或自我激勵的方式念念有詞的說只要你願意你就可以領受上帝奇妙的力量。
 
上帝有自己的主權,並不是人做什麼動作就會有神蹟出現,人只能仰望並期盼著憐憫。
 
影片中的牧師妻子,一旦知道了自己丈夫及申愛對上帝及自己的背叛,還能這麼心平氣和饒恕他七十個七次嗎?還能充滿愛情鶼鰈情深的朝夕相處嗎?
 
饒恕是釋放對方,並不代表要若無其事朝夕相見,被強暴亂倫性侵的人要跟加害者相擁才能算饒恕嗎?
 
走出被得罪的陰影並非易事,童年快樂的人俯捨皆是快樂的回憶,這些快樂的回憶是很難忘卻的,是人活著很重要的穩定力量,相同的,痛苦的回憶也很難被忘卻,要求人把痛苦的回憶忘卻就像企求人可以把所有快樂的回憶刪除一樣是不理性的想法。上帝給人快樂的回憶,也給人痛苦的回憶,上帝給人蔚藍一望無際的晴天,也給人暴風雨颱風颶風龍捲風,太陽底下的每一件事,沒有一件事不經過上帝的允許而發生的,在這一切困惑之中,我們是否能相信有一位全知且全愛良善的上帝在掌權?
 
我們是否能對這些在痛苦中的人應該多一些同情心,有些痛苦需要時間稀釋,有些會長達一生之久,有些陽光裡的秘密也許窮盡一生都不會有答案,就像這部電影最後的一個長鏡頭,以隱喻的方式所表達的,隨著飄散的髮絲,在陽光底下的是被映照的狗尾草影子,被隨意丟棄的塑膠罐子,一個現實而沒有答案的角落。在一個現實而沒有答案的人生裡,也許像宗贊那樣默默的陪伴守護,幫申愛拿著鏡子才是最實際的做法。
 
女主角全度妍以此片贏得了坎城電影的女主角,自殺橋段的演技一流,將申愛對上帝的憤怒表達至最高點,把申愛的執念與情感的強度表現得淋漓盡致,本片以類似紀錄片的拍攝手法及情節鋪陳也許對於一些看慣好萊塢電影的觀眾可能不合胃口,但全度妍的演技細膩,相當值得一看。
 

 

 

 

 

    文章標籤

    全度妍 密陽 李滄東

    全站熱搜

    M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